鄭莊軼事〔6〕蒲草與蒲花站

   

鄭莊軼事6

文‖曹蕓

蒲草與蒲花站

蒲草在我們老家稱為蒲。溝邊、河畔、湖蕩都有它們的身影。

春天是萬物競發的季節,小草綠了,柳樹青了,梨樹白了,桃花紅了,蒲草也從水里探出頭了。過了個把月,蒲草就出落地亭亭玉立了,對生的片裝的葉子是柔韌修長的,十分富有彈性。臨水照影,搖曳生姿,蒲柳之態,令人艷羨。

夏天,蒲草越發高了,蒲草葉越發飽滿豐盈,像個豐腴的少婦。蒲草的中部抽出一根長長的桿,頂部嫩黃的部分是蒲草的花,我們稱它為蒲黃。蒲黃下面似火腿腸狀的部分是蒲草的“果實”,細看也像蠟燭,所以蒲草它的正名叫水燭。

蒲草是廣泛生長在家鄉的一種集食用、藥用、生活用品于一體的野生水草植物。其假莖白嫩部分和地下匍匐莖尖端的幼嫩部分(即草芽)可以食用,味道清爽可口,我們稱它為蒲兒菜;老熟的匍匐莖可做浴湯、飼料。蒲黃可以入藥,據《本草綱目》記載,蒲黃主要功能止血,化瘀,通淋。用于吐血、衄血、咯血、崩漏、外傷出血、經閉、痛經、脘腹刺痛、跌打腫痛、血淋濕痛。蒲草收割后,還可以用來編織蒲席、坐墊等生活用品。據史料記載,用蒲草編織生活用品和工藝品,在我國有著六千多年的歷史。

蒲草因為自然而可貴,因為保健而完美!

所以,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供銷社大肆收購蒲黃和蒲棒頭。起初,我們村是沒有專門收購的站點,抹下來的蒲黃,打下來的蒲棒頭都是到鄰村楊橋的供銷社或者到山陽鎮供銷社去賣,路途遠,不方便。許是鎮里看到商機,于是便在我們村大寨河邊上建了一個收購點——蒲花站。一溜五六間高大的瓦房,前面有比較空曠的曬場,正好適合曬蒲棒頭。蒲花站除了收購蒲黃蒲棒頭還代售各種農資用品和生活用品。有了這些,冷清的大寨河就漸漸熱鬧起來了。

抹蒲黃的時間好像在暑假期間。為了騰出兩只手來抹蒲黃,盛蒲黃的小籃子用帶子系好掛在脖子上。蒲黃長在蒲桿的頂端,抹蒲黃時,個高的要踮起腳尖,個矮的就將蒲桿拉彎,將蒲黃從上面抹下來。蒲黃成熟后,顏色不必說當然是金黃色,抹的時候金粉飄散,弄得人頭上臉上衣服都是星星點點的黃色。手更不必說當然是金色的了。由于抹蒲黃的人很多,莊子周圍的蒲黃很快就被抹完了,我們就去比較遠的地方抹蒲黃,那里有蒲草那里就有我們的身影。我去最遠的地方是小汕子邊上的幸福圩兩邊的蒲草灘。有一天下午,我興致勃勃地掛著籃子出發了,從我家同心河一路搜尋,河邊蒲草上蒲黃不見蹤影。直到小汕子,們沿著幸福圩向東走去,不久就發現了一大片蒲草,蒲草桿上的蒲黃閃閃發亮,誘惑著們加快了步伐。突然,們像被釘子釘在地上似的,腳似乎有千斤重,挪也挪不開。們冷汗直流,欲喊無聲。你猜,們看到什么了,蛇,一條很大的蛇。究竟有多大,們也搞不清,那條蛇就那樣擔在幸福圩上,既看不見頭也看不見尾,身子有碗口那么粗,顏色灰黑色發出瑩瑩的光澤。們既不敢前進也不敢后退,們怕蛇發現動靜,改變方向。們就那樣站著一動不動,連大氣也不敢喘。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大蛇游進了那片蒲草,不見蹤影。們也掉頭狂奔,一口氣跑出兩里地,還不時的朝身后看看,生怕大蛇跟過來。再好的蒲黃們也不要了。們抹蒲黃的歷史就此結束,真是一朝見大蛇,從此不抹黃。

抹下來的蒲黃要進行晾曬,曬干了蒲花站才能收。在蒲黃成熟的日子里,莊子上家家都大匾小匾的曬上了蒲黃。黃黃的金色,暖暖的希望。鼻子流血了,沖點蒲黃喝喝;手指割破了,弄點蒲黃抹抹。蒲黃曬干了,送到蒲花站換回三五塊錢,每個人都喜滋滋的,這樣的日子有盼頭。

八九月份是打蒲棒頭的時間。記得莊上的叔伯嬸嬸們打蒲棒頭都是撐著船去的。一般都是五更天就出發了,很快就滿載而歸。蒲棒頭大多數直接賣給蒲花站。那些日子,蒲花站是最熱鬧的,你來我往,大呼小叫,有為三五斤重量斤斤計較的,有為三五毛錢爭得面紅耳赤的。收購站的人忙得有條不紊,過磅秤的過磅秤,記賬的記賬,發錢的發錢。不久蒲花站就成了蒲棒頭的天下了。院子里堆的是蒲棒頭,道路邊曬的是蒲棒頭,倉庫里存放的是蒲棒頭。成堆的蒲棒頭曬干了,又被運往需要的地方。那么多的蒲棒頭去了哪里,又被用來干什么?誰也不知道。人們只知道繼續去打蒲棒頭,直到打完為止。

割蒲草也是秋天,那時候,我們學校周邊的池塘也長滿蒲草,是屬于學校的產業了。割蒲草也是我們勤工儉學的一部分。割蒲草的時候要下到齊腰深的水里去割,挺費力氣的。割蒲草前,老師都要把女生留下問話:“你們有沒有不方便的,如果有就告訴我?!焙髞?,總有一兩個女生不用參加勞動,們當時還以為老師偏愛她們,后來才知道是因為生理期的原因。你說,們傻不。蒲草割下來就有人買走的,如果當時沒有人買的話,就把它曬干,然后再賣。買蒲草的人大多數是運河東的人,他們買回去用來編蒲包蒲扇或者蒲團,那時候,我們運河西的人不會這些,后來有人學習編蒲包了,但沒有形成氣候,蒲草還是習慣性的賣掉。蒲草其實是個好東西,因為天然野生,蒲草就具有天然防蟲、防蛀的功能;因為它生長于水中,而不被水所侵害,蒲草就有了天然防潮、除濕的功能;蒲草內部呈網狀結構,因此蒲草有一定的彈性,剛剛坐上不覺得軟,坐久了也不變硬;蒲草編織的產品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冬觸不涼,夏觸不熱,實用性強。所以啊,當時即使有再多的蒲草也不愁賣不掉。

蒲花站因為蒲草熱鬧非凡過,蒲草因為蒲花站身價百倍過。有聚就有散,有因就有果。隨著經濟的發展,個體經濟的活躍,供銷社也開始走下坡路,我們村的蒲花站也不能幸免。漸漸的蒲花站門庭冷落,生意難以為續,最后關門大吉。如今,蒲花站的房子靜立在大寨河邊,冷眼旁觀著世事的變幻?;蛟S它也在期盼著有一天再熱鬧起來。

覺得本文不錯,打個賞唄!